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

从姑获鸟开始_ 第十一章 整备-笔趣阁

时间:2021-05-27 17:15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活儿该小说从姑获鸟开始 第十一章 整备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两天后。塔空寺。

    “既然是赵先生所托,我自当是尽力而为。”

    无畏三藏的手掌沁在浑浊的白色冷水,好一会儿才拿出来,他一边说着,一边捻起胚料按在盘子上。

    “我姓李,李阎,上次在洛阳我们见过。未请教师傅姓名。”

    “火珍。”

    无畏三藏,或者说火珍僧笑着回答。

    “你且等我。”

    火珍僧披着红褐色的僧裙,可大半条胳膊依旧暴露在空气当中,虽然是下午,可院儿里已经很冷了,两人说活的时候嘴里甚至能喷出白雾。

    一连三个小时过去,李阎就坐在火珍僧对面的马扎上。注视着火珍僧用各色油料捻在起一起,最终塑成一只由红渐白,团簇的油酥花。

    不料火珍僧又拿起铁丝和竹架摆弄起来,丝毫没有理会李阎的意思。

    “……”

    入夜了,星月寂寥。院子里的温度在零下,终于,火珍僧招呼了一声,院外面走进来几个年轻的僧人,把做好的油酥花送了出去。

    火珍僧这才看向李阎。

    “等久了吧,失礼失礼。”

    李阎摇头:“怎么会,天寒地冻,火珍师傅小心身体才是。”

    李阎拿眼神示意,原来火珍僧冻得发红的双手,上面还留有陈年累月的冻疮伤疤。

    “说起来我倒不明白。十类当中,灵五仙的肉身不如顽五虫不假,可总不至于……”

    李阎的天命雅克已经有了六七成火候,相隔数米,李阎甚至连火珍僧的关节滑动,脉搏,乃至血管里血液流动的声音都听得一清二楚,他断定火珍僧有严重的关节炎和肌肉萎缩。

    如果说李阎自己的肉身是一座澎湃的火山,那眼前这个老僧人,就是一根即将燃尽的蜡烛。身体状况比起普通人也有所不如。

    “五虫五仙,差之一字,谬以千里。五虫以筋骨为能,五仙却不必,这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何况密宗讲苦修,针板水火,雷劈石磨,皆以苦弱血肉,参悟佛理,合该如此。”

    火珍僧想了想,又说道:“我过去听说李施主的所作所为,今日又见你五官面貌,料定李施主是个贪莽之人。我刻意怠慢,你即便心有城府,面上不显。内心也该有计较。某虽不才,必能察觉一二。可我没有想到,你枯坐了大半天,心中却无半点焦躁怨怼,见我气血衰朽,还能生出几分物伤其类的感触。只怕我再拖延你个半把月,你也不会生气。这实在是难得。也难怪赵先生肯帮你的忙。”

    李阎咂摸好一会儿,也没弄清楚,这火珍僧是骂自己,还是夸自己,眼下有求于人,只得笑笑说:“我一向敬老。”

    火珍僧从暖壶里倒了两杯热水,送到李阎手里,又说道:“不过这下却难了,施主若能对我生出恼意,心火动摇,我才有法子,在不知不觉之间,诊一诊施主的泥丸宫,好下个论断。眼下施主情绪四平八稳,我倒不知道,你愿不愿意直接敞开泥丸宫,叫我一探究竟?”

    李阎不假思索:“探医便要信医,否则我又何必来呢?师傅请吧。”

    “好。”

    火珍僧好生利索,伸手探向李阎的脑袋,李阎既已答应,自然不加阻止,他闭紧双眼,但见一尊半红半金的异样佛陀跳入自己的泥丸宫中。

    那佛陀红的一面,好似血肉白骨浇筑,脚下踩人头,腰间环白骨,手中持肉莲。种种残忍之相,狰狞恐怖欲望,使人不忍直视,金的一面法相庄严,异香扑鼻,面貌和蔼尊严。

    “李施主不必惊慌。我昔日本法尊未大成时,大千阎浮中已经没有无畏三藏的法身,只得将将合了一尊假称哲布的密宗魔王。”

    火珍僧说话时,有男女老少不同的声音响彻李阎泥丸宫中整个北极炬,云中君,无支祁,姑获鸟,乃至手持三五斩邪剑的李阎本尊魂魄都如临大敌,平时绝不和谐的四相居然凑在一起。

    “诶?”

    两面佛陀眼见本尊手中的法剑,一时间也惊疑不定。

    四相当中,属无支祁最为桀骜不驯,此刻两面佛入得泥丸宫,也属它最为恼火,直接打了个喷嚏,口鼻间一道白色雷光只扑无畏三藏。

    只见红面魔头高举肉莲,雷光一碰,霎时消散。

    无支祁还要再动,却被云中君阻止,两相对峙。这一尊金红佛陀气势之足,以一压四,连心高气傲如云中君,也知恶斗起来绝无胜算。不敢率先发难。

    “……”

    无畏三藏的眼光在李阎本相上打量了许久,转身便出了李阎的泥丸宫。

    李阎睁开眼,火珍僧两只手揣在一起,正做苦思状。

    “师傅?”李阎问了一声。

    火珍僧这才抬头:“啊啊,我又回忆起当初鳞·丁酉二十四号果实的封闭,当时便奇怪,就算张义初瞒天过海。那果实权属也该有你一部分,原来你要了这两把唯一级别的法剑。也难怪,当时你连代行者都不是,失了一魂一魄和死亡无异。没有这两把法剑支撑,阎浮不会认可一个完成之后,行走即可死亡的终极事件。”

    李阎苦笑,自己当初哪里有得选?时至今日,阎昭会中还有人认为是自己和朏朏合谋摘了果实,只是自己也没法辩驳。

    “师傅,闲话待会再说,我现在如何?”

    李阎不愿再提及旧事,他有预感,他早晚还要再回大明。

    “哈,很复杂,那两把三五斩邪雌雄剑,正如鲠在喉,卡住你的神庭之路。”

    这个说法和忍土一般无二。

    李阎点点头:“那我该怎么办?”

    火珍僧却没有回答,反而转移话题:李施主是二席,母冠的资料也看了不少,你对本法尊和本法身了解多少。”

    李阎如实回答:“本法尊是吞噬一个六司级别的本法身,要求和传承同种同源。至于本法身,是让肉身,魂魄,传承浑然一体,再造天地,从此无要害之说,本法身即便有一根毛发,一滴血存在,都有复原的可能。同样位列六司,本法身也天生强过本法尊。”

    “不错。然而最早,是没有本法尊六司这个说法的。六司无一例外,都是本法身。而本法尊的由来,却和神庭有关。”

    “哦?”李阎来了兴致:“大师,仔细说说?”

    火珍僧道:“阎浮行走的整个发展,以一个加速度进行。一百多年前,阎浮行走尚对五方老的概念一无所知,只有极少数的五虫天才,才能以本法身的法子,踏入六司境地。赵先生初入阎浮时,便是那样一个年代。他一入阎浮,便毅然决然先走神庭,可惜时局太紧,思凡又步步紧逼。赵先生不得不放弃神庭,而改修灵五仙。”

    “那个时候的赵先生,神庭距离第三阶段大成,只差一步,如果他能完成,那应该是阎浮行走历史上第一个比肩五方老的存在。那个时候,只有极少部分土著,和当时的思凡主,被认为是有五方老的实力。可惜他没有走完。”

    “即使从头再来,重修灵五虫,赵先生依旧不同凡响,是当时的五仙第一。那个时代,阎浮行走完全不能和思凡主正面对抗,只能利用灵五仙的各种权限躲避,牵扯,故而地位崇高。可五仙肉身孱弱,那时候又没有苏灵的凛冬药剂,几乎不可能成就本法身六司,而为此缔造全新思路的人,正是走过神庭的赵先生。”

    “所谓神庭之主,并不必亲自结合神庭中诸多仙虫,只需册封统帅。神庭第一阶段的所谓洞观天地,只要求魂魄肉身结合。至于如何降服神庭中的仙虫,那是之后的事。赵先生便想,如果三者合一是本法身,魂肉合一是神庭,叫传承夺了肉身是走火入魔,那如果只结合魂魄和传承,是否可行呢?这便是本法尊的雏形了。”

    “开始也受挫,可最终成功了,所谓本法尊只需锤炼传承和魂魄至一体,再找一道神智磨灭的本法身结合即可,这顿时让阎浮行走多了一大批的六司出来。也让许多的灵五仙顿入六司境界,包括我。”

    “所以神庭第一阶段的洞观天地,本法身,本法尊,这三者的法门应该说是系出同源,只是合法不同而已。”

    “其中本法身最难,要求行走天性和传承近似,如合狰者必有除恶扬善,浩然之正气,如合鹏者,则有吞天吐地的志气和意志力。是最讲天资的,强求不来。

    “本法尊其次,它要求神智磨灭的外物法相,让魂魄和传承结合,容易性情大变。”

    “最容易的就是神庭,魂魄肉身本属同源,只要有合适的刺激,结合不过水到渠成,等闲事耳。我密宗中便有诸多法门,能让魂肉合一。正因如此,赵先生才叫你来找我。”

    李阎苦笑:“你说神庭容易,那我为什么这么困难?”

    火珍僧叹了口气,既而话锋一转:“李施主,你知不知道,你已经病入膏肓。”

    李阎眨了眨眼:“这怎么说?”

    “如果你早点补齐一魂一魄,再来找我,我可以帮你逼出泥丸宫的两把无主神剑,如此一来,你非但能轻易地跨入洞观天地,还能入手两把唯一级别的道门圣品。可如今不同了。”

    “洞观天地之时,你的魂魄遭受刺激,本该和肉身结合,好抗过太一雷。可你魂魄不全,肉身又经受天命雅克强化,太过强横霸道。两者相性并不高,如果没有代替物,也无伤大雅,好比指腹为婚,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可偏偏有一件三五斩邪雄剑魂,和你魂魄中的三五斩邪雌剑魄相适应,比你的肉身相性还要高!如今两者结合,可谓干柴勾引烈火,如胶似漆,绝不容第三者插足,那真是神鬼都不认,什么云中君,太一雷,本尊肉身,统统是腐朽的礼教约束,你自己说。你这神庭还这么走?”

    李阎有些愣了:“火珍师傅,你说的好形象啊!”

    火珍僧笑笑不说话。

    李阎却不甘心:“那就无法可想了?”

    火珍僧断然道:“前无古人,不如重修?走本法尊的路子,带着这对三五怨侣进入本法身中,六司也是没问题的,且比一般的六司要强悍许多。”

    李阎察觉到火珍话里的意思:“那前无古人的法子,也是有的咯?”

    “当然也有,效仿本法身!管他劳什子,叫三五双剑,魂魄,肉身统统合了!可三五剑与传承,如同精金与玉石。根本不是一类。也从来没人试过,更无法可想,我也无能为力。具体怎么结合,只能说大千阎浮,无奇不有,你要到各个果实当中去找答案了。”

    大千阎浮,无奇不有,这话和无法可想也没有区别。

    李阎在心中发牢骚,大千阎浮果实没准还有阎浮果树的种子,自己找到以后,摇身一变成为阎浮意志代言,从此拳打曹援朝,脚踢思凡主也说不定?

    见李阎默然不语,火珍僧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当初赵先生寻求本法尊之路,也是遍访大千阎浮,你也不必太过灰心。”

    李阎深吸一口气:“无论如何,多谢师傅。”

    ……

    无需饶舌,既然火珍僧自认无能为力,李阎也离了塔空寺,在一座雪山矗立许久,无他,等一朵合适的云而已。

    说是登云,李阎却站了一夜,眼见天澄水碧,自觉郁闷之气消解不少。突然,一个会话打了进来,居然是查小刀。

    “喂?”

    “不在家?我跟你说,哥们我脱胎换骨了!”

    刀子熟悉的声音叫李阎舒心不少。

    当初自己缩在录像店等死,也没有如何歇斯底里。当死则死而已,如今不过一点不致命的疑难杂症,又算得了什么?

    “脱胎换骨?”李阎笑道:“怎么讲?”

    “回来你就知道!对了,你贷了多少点数,花光没有?我告诉你,我可是花了精光!”

    “没有啊,我没贷多少钱。你疯了?一百五十万?两个六司都堆出来了吧?你都花了?”

    “哇!你还不知道啊,我跟你说件事,你可别吐血,你现在赶紧打开拍卖行!随便找一件东西买。”

    李阎打开拍卖行,打开阎浮传承的类别,目光所见他让直接一呆。

    【传承:重明鸟之喙·火鸾】

    售价:一万点阎浮点数!

    一个最低级别的阎浮传承部件,卖出快比上无支祁的价格!

    “现在知道了吧?”

    查小刀洋洋得意:“拍卖行的东西都涨疯了,阎浮传承类涨了三倍都不止,我买的时候可没这么贵。这下傻了吧?”

    “等我回去聊。”

    李阎眯了眯眼,庆幸自己之前花五十万买了2000%的的觉醒度,也感觉山雨欲来。

    (本章完)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