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

帝御仙魔_ 第一百一十二章 安王不会死(三更)-笔趣阁

时间:2021-01-14 00:02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我是蓬蒿人小说帝御仙魔 第一百一十二章 安王不会死(三更)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中年男子没有闪避。



    所有人都认为他会闪避。



    除非他想死。



    但他没有。



    他既没有闪避,也没有死。



    所以除了那二十骑外,看到这一幕的人,都不由自主愣住。



    那二十骑,并没有放缓速度,他们径直冲向中年男子。他们本该将中年男子撞飞,然后将他踩死。他们不惧这样做。是中年男子自己找死。他们也正好借此立威。免得还有人反抗征粮。



    但是二十骑没能碰到中年男子。



    在距离中年男子还有七步距离的时候,他们就像撞在墙上一样,全部倒飞起来!



    二十骑,在不同的方位上,好似撞到了二十堵墙,纷纷从地上倒飞而起数丈!



    在他们面前,中年男子负手而立。



    这一刻,时间仿若定格。



    下一刻,二十骑从半空轰然砸落在地。



    不是自由坠落,而是仿佛被什么东西砸落。



    在中年男子身周,二十骑如同下锅的饺子,重重撞在地上。



    烟尘四起,地面上多了二十个大坑。



    所有人都被惊动,不由自主向这边看来,而后同时怔住。



    二十骑,人马皆亡。



    从始至终,中年男子都没有任何动作。



    但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这是他的手笔。



    因为下一刻,中年男子向西边太原城的方向望了一眼。



    这一眼望过去,他好似看到了什么,就此消失在原地。



    化作一道长虹,拔地飞向了西方!



    好半响,小镇的百姓,才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呼叫,之后他们蜂拥而至,围观那二十个大坑。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浓烈的惊讶与敬畏之色。



    年轻人站在坑边失神良久。



    徐瘸子也赶了过来。



    两人面面相觑,竟然是良久无言。



    “这位......先生,到底是什么人?”年轻人艰难的咽了口唾沫,语气中充满敬畏与后悔。



    “如此修为,当世能有几人?”徐瘸子沉默片刻,忽然道:“先生离开酒棚时,说过一句话,你可还记得。”



    “当然记得!”年轻人大声道,“先生说平卢军会赢......因为,安王不会死!”



    徐瘸子看向西方,在夕阳的光辉下,他眼中充满追忆之色,“昔年,我戍守古北口,碰到契丹发兵十万南侵,当时关隘只有八百人。八百人,我们顶着契丹人的进攻,血战三日三夜,坚守到了援军赶至。”



    年轻人满脸神往之色,那是他向往的男儿热血与壮志豪情,但是随即他就意识到什么,问道:“能率军打出如此战绩.......当时古北口主将是何人?”



    徐瘸子眼中尽是神圣之色,他一字字道:“老安王殿下!”



    年轻人心神巨震,随即释然,用顶礼膜拜的口吻道:“怪不得,原来是老安王殿下!”



    徐瘸子道:“那时候,老安王还很年轻,那是他的成名之战。后来老安王征战南北,治国安民,得到世人称颂。你知道,在古北口边军中,一直流传着一句什么话吗?”



    “什么话?”年轻人兴致勃勃。



    徐瘸子深吸一口气,“安王不死,大唐不亡!”



    年轻人再受震动。但是片刻后,他黯然道:“可是老安王,还是死在了八公山。”



    “不!安王没有死!”徐瘸子忽然激动起来。



    “老瘸子,你......”年轻人有些茫然。



    徐瘸子转头盯着他,无比肯定道:“方才先生说了,安王不会死!”



    年轻人愣住。



    ......



    平卢军大营。



    刘大正面色难看。



    在他面前,一批批将士,正疾走着,将伤员抬到后营医治。这里面很多人都身受重伤,就算治好也丧失了战力。河东军在持续对大营进行猛攻,而让刘大正愁苦难言的,还是伤员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



    大军本来不该有这么多的伤亡。以平卢军的战力,只要没被战将蹂躏,就不该有这么多伤员。



    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将士们的战力在下降。



    刘大正很清楚原因。



    原因只有一个:士气低迷。



    “按照这个趋势,只怕我们坚持不到明日天亮。”刘大正身旁,赵破虏沉声说道,“大军伤亡过了线,士气马上就会崩溃,辕门守不住了!”



    刘大正脸色惨淡,但他无计可施。这种无力感,让他这个大军统帅痛苦万分。



    平卢军的迅速溃败,就是战将数量不足,引发的士气低落。在正面战场上,这是刘大正根本无法解决的问题。



    他问道“上官将军何在?”



    “在守辕门。”赵破虏道,“虽然有地利,但若是李克用再带人冲一阵,只怕上官将军也支撑不了。”



    “把她调回来。上官将军是殿下头号心腹,若是她有什么闪失,你我都没法向殿下交代!”刘大正艰涩的说道,让上官倾城这个头号战力,从战场上撤下来,这说明刘大正已经开始放弃战局,在考虑撤退了。



    赵破虏意识到刘大正的用意,也是满心苦涩。



    这回出征河东,平卢军连战连胜,原本以为可以一鼓作气,攻下太原城,但谁能想到,中间会出现李晔离开的变故,让局面瞬间急转直下?



    众将根本就没有挽救战局的能力。



    事到如今,又有谁有挽救战局的能力,能够保全十万平卢军?



    若是没了这十万平卢军,就不是李晔得不到河东的问题,而是连平卢都要守不住的问题!到时候,无论是河东军进击平卢,还是其它藩镇反咬一口,没有精兵的平卢,都要任人宰割。



    平卢是李晔的根基,平卢没了,在这乱世之中,李晔就没了争雄的资本。现在可不同于黄巢之乱前,各路诸侯都已经成势,再没有李晔慢慢发展的时间了。



    赵破虏能想到这里,刘大正也能想到,所以他们的脸色都难看到了极点。



    然而事到如今,已经是死胡同,他们又能如何?



    来到辕门,赵破虏果然就看见,河东军正在向镇守辕门的上官倾城部,发动凶猛进攻。



    找到上官倾城,赵破虏急切道:“上官将军,刘将军有令,让你撤离辕门!”



    站在女墙后的上官倾城道:“撤不了。”



    赵破虏早就知道上官倾城不会轻言撤退,他道:“这是军令!”



    上官倾城看了他一眼,而后向河东军一指,“你看那是什么。”



    赵破虏转头望去,很快眼神一凛。百余步外,竟然是李克用的帅旗!



    “李克用亲自来攻门了,若是我此刻撤走,辕门马上就会告破!”上官倾城冷静道。



    赵破虏沉默半响,“上官将军,你能挡住李克用多久?”



    上官倾城道:“挡不了多久。但至少能让刘将军先撤。”



    话音方落,河东军忽然爆发出一阵高呼,紧接着一座战阵爆发出刺眼的光芒,原来是李克用到了战阵中。这座战阵很快冲上前来,潮水般拍打在院门、营墙上,震得整个军营都似颤了一颤。



    随之而来的,就是河东军将士的猛攻。他们搭建云梯,攀上女墙,前赴后继,蚂蚁一般扑咬过来。还有些河东军将士,则在用撞车撞击辕门。双方阵营中,箭雨不断飞起,落向对方将士,为己方提供掩护。



    “上官将军,你还是撤吧,再不撤就来不及了!”赵破虏急切道。



    上官倾城冷冷扫了他一眼:“这局面你也看到了,我若是这个时候撤,后面的部曲根本来不及换防,就会被李克用冲进大营,到时候就是全军溃败!”



    上官倾城并非迂腐之辈,要是能撤,她也就撤了。但若是要千万条人命来换她一人,作为军中将领,除了贪生怕死之辈,能做出这种事的人还真不多。



    赵破虏道:“可将军继续坚守,只会战死在这!”



    上官倾城神色平静:“你们走,我断后就是。败军之际,总要有人为大军牺牲。我现在就在辕门,就在这个位置上,没有选择。”



    赵破虏大急:“上官将军!”



    “赵将军!”上官倾城忽然转过身来,盯着他,红着眼低声咆哮道:“殿下离开之时,下令我们围好太原城,守好大营,等他归来!现在殿下未归,大军已败,军令未达成,本将身为兵家上将,罪在万死!赵将军,你现在就护着刘将军撤,平卢军是殿下心血,也是殿下乱世争雄的基础!大军可以战败,上官倾城可以战死,平卢军不能覆灭!带将士们走,带平卢军回去!”



    言罢,上官倾城猛然转身,一挥手,吩咐亲兵:“带赵将军下去!”



    而她自己,则一把拔出腰间横刀,迎向近前越过女墙的河东军将士!



    赵破虏被架离营墙,他挣扎未果,急得不知所措,拼命朝上官倾城奋战的背影喊道:“上官将军!你执意如此,若是他日殿下问起今日之事,你让我等如何回答?!”



    横刀竖斩,将面前的河东军小将破甲斩杀,听到赵破虏的话,上官倾城奋战的背影稍微一怔。



    那一刻,就连远在二十步之外的赵破虏,都感受到了上官倾城四肢的僵硬。



    然而僵硬终究是一闪而逝,上官倾城又挥刀杀向下一个敌人,她的声音清晰传出:“那便请转告殿下,此生能随殿下南北,上官倾城死而无憾。只是上官倾城无能,没能完成殿下军令,有负殿下所托,虽死犹恨!若有来世,上官倾城再战八百场,也要看殿下君临天下!”



    赵破虏心神巨震,不知该做何言,只觉满嘴苦涩。



    营墙上的上官倾城,已经杀入了河东军人群中,不见了踪影。



    全身披挂的李克用,站在平卢军大营辕门前,冷冷看着在城头奋战的上官倾城,眸子里遍是杀意。



    “逼得本王亲自进攻辕门,你可以死得瞑目了!”李克用冷哼一声,缓缓拔出横刀,忽地一步平地跃起,朝上官倾城奔去。



    李克用奔至半途,血染甲胄的上官倾城抬头,正好看到了他。



    没有丝毫迟疑,上官倾城持刀奔出、迎上。



    兵家上将前中期对决后期。



    上官倾城丝毫无惧。



    但两人并未照面。



    因为一道长虹,忽然从东天掠来。



    速度之快,犹如闪电。



    长虹笔直降落在平卢军大营辕门。



    一人,青袍银发,脚踩辕门旗杆,负手而立。



    炼气期以上的修士,都不由自主被此人吸引了目光。



    刘大正最先看到长虹,也最先看到露出身影的中年男子,他心头震颤,脸上的肌肉都禁不住抽动,“殿......殿下?”



    李克用看到此人,前奔之势戛然而止。他握紧了横刀,站在辕门前,抬头而望,严阵以待,眸子里满是忌惮。



    上官倾城看到此人,明亮而沉寂的眼眸中,忽然燃起希望之火。



    至于其他练气术士,只一眼,很多人都不由自主手脚僵硬,灵气运转滞涩。



    一股让人不敢直视的威压,像大山一样落在他们心头,压迫得他们喘不过气来。只有练气高段以上的修士,才能勉强护住心神,不受太大影响。



    但是此刻,对方什么都没做,只是出现在众人面前而已。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