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

混在1275_ 第六十四章 乔装-笔趣阁

时间:2021-01-13 19:15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哥是出来打酱油的小说混在1275 第六十四章 乔装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临安城的清晨如同往常一样醒来,昨天发生的事情不过就是给了百姓们又一个热议的话题,喧嚣过后遍地鸡毛。可该干什么还得干什么,这种热闹不是第一次,自然也不会是最后一次,这就是住在天子脚下的好处,帝都是这样,七百多年前的临安府不外如是。



    待职在家的右相留梦炎的府第离御街很近,虽然自己不便出门,可这城里发生的一切,又怎能瞒过他的耳目。这是每个相公必须做的功课,否则一旦有什么变故,天子垂询之时你一无所知,政事堂议事之时你毫无准备,那种后果是怎样的,别人可能不清楚,留梦炎却是真实地经历了一回,让他至今想起来都汗留浃背。



    呆在这个位子上,最可怕的不是无能,而是无知,政敌的攻击无处不在,就是睡着之时也得睁着一只眼,他都忘了是哪个前辈曾经教过他的。可是怎么也没想到,对方会趁着平章新丧之时发动,猝不及防之下立刻就着了道,弄得现在进退两难。



    留府的后花园里,留梦炎一身便装躺在靠椅上,睁着眼睛仰望着天空,一夜难眠,原本想在这里略略休憩片刻,可是进入十月了,纵然江南秋迟,还有些残菊吐蕊、芙蓉似锦,又怎敌得过满目疮痍的凋零景象,失神之下依然是睡不着。



    这样的情形最近一次发生在何时?以他超凡脱俗的记忆力,也有些模糊了,是金榜题名、殿试之后被先先帝钦点为状元?还是决定卖身投靠那位一手遮天的贾平章?看来自己是真的老了,遭逢大变之后的反应不是针锋相对,而是萌生了退意,可他今年还不到五十五岁,正是一个执政者最为黄金的年龄,让人如何能甘心?



    “相公,相公?”听到下人的呼唤,留梦炎没有动弹,只是将视线斜斜地扫了过去,便吓得来人低了头,他却将眼睛闭上了,静等着来人开口。



    “府外有人投贴,称是相公故人,欲求一见。”没过一会儿,下人就犹豫着开了口。



    原来是这种破事,坐到他这个位子,每年上府来打秋风的数不胜数,同年、同窗、同乡甚至还有拐弯抹角攀亲的,若是碰上他心情大好,还有可能领来见上一面,温言抚慰几句,传出去也能在士林之中刷刷声望,可是现在么?留梦炎连眼睛都不想抬,更不会开口说话,如果府里的人连这个意思都理解不了,那还留下来做什么。



    “还有何事?”



    没有听到脚步离去的声音,留梦炎倒是有些奇怪了,难道自己在这府里说话也不好使了?他的语气很平淡,却让来人更为惶恐了。



    “相......相公,非是小的啰嗦,那人说,他有一计可解相公之厄。”最后那几个字,下人是凑近了低声说得,留梦炎猛然睁开了眼。



    老子会有什么厄?有这么一瞬间,他的怒气勃发,似乎想将这些天的郁闷一发吐出来,这是自己的府第,纵然有些失态,又有哪个不开眼地会传出去?可是转念一想,这可是大清晨,再是蠢的人,想要在这个时候来求见,都应当知道被赶出去的可能性更大,能让自己的下人不惜冒着责骂的风险来通报,那代价可是不菲的,宰相门前七品官么,留梦炎的眼神一下子锐利起来。



    “他塞给你多少钱?”



    “不瞒相公,一......一百缗。”留梦炎深吸了一口气,留府的豪阔就连禁中都知道,这个数字虽然有点大,还不至于将他吓住。问题是,此人若是不缺钱,上门来就肯定别有目地,难道他说的真不是虚言,一时间留梦炎倒是生出了几分好奇,反正现在也是闲着,就当听个乐子呗。



    只不过他的好奇心只持续了短短的一刻,在看到被领进府的那个人身影的一瞬间,留梦炎就坐直了身体,眼神中的错愕一闪而逝。他朝着四下里一挥手,原本在周围侍候的几个侍婢,连同附近的一些护卫,都悄然退了下去,等到那个人走近之时,整个凉亭附近就只剩了他们二人。



    “国事已然懈怠至此了么?”这一次留梦炎出人意料地抢先开了口,来人的身形一滞,不过很快就放松下来,将身上的连体罩袍一股脑地脱下,左右一看,直接搭在了凉亭的栏杆上,一转身笑着同留梦炎拱了拱手。



    此人竟然是朝廷当下的文班之首,特进、左丞相、知枢密院事陈宜中!



    “久闻留相府中尚有秋菊未谢,冒昧登门,特来一赏耳。”陈宜中点到即止,然后脸上的笑容就带上了一丝苦涩,“至于国事,留相以为,如今朝廷上下,最大的事情是什么?”



    神神叨叨,留梦炎虽然没有接他的茬,可是脑子里已经不由自主被他的问题给带动了,平章过世、元人问罪、还有就是发生在昨天的那件轰动全城的奇事?看着眼前这位同自己一样身着常服的执政相公,留梦炎似有所悟,不管他微服进府的目地是什么,昨天夜里肯定和自己一样,一夜未睡。



    “那件事是某差人做的。”陈宜中没有自问自答,而突然说了一句听起来有些莫名奇妙的话,可是这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听在留梦炎的耳中,却是如雷贯耳,他吃惊地站了起来,手上不由自主地指向了他。



    “你......你说什么?”



    陈宜中面容平静地点点头,丝毫不在乎对方的无礼,他心里很清楚,对方一早就认定了,这个样子多半是装出来的,他来之前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哪怕是再过份一些的话都无所谓,因为打从一开始,他就知道这种事情瞒不过人,他也没打算瞒过谁,问题在于,没有证据,谁又能拿他怎么样?就像现在,哪怕亲口承认了,又如何。



    留梦炎什么也没有说,既然坐到了执政,所考虑的就不能是一条直线,陈宜中为什么会这样做,拿下自己便能独相?显然不可能,要知道圣人命他主持老平章祭事的亲笔谕旨,就放在不远处的茶几上,他原本还有些疑惑,如今一想就明白了,圣人一早就知道与已无关!



    推而广之,陈宜中前来的目地就不言而喻了,留梦炎很想大笑出声,可一对上那双平静的眼睛,心中没由来的紧了一下,有恃无恐,陈宜中的脸上分明写着这四个字,他的手慢慢地放下了,到嘴的话也咽了下去,应该苦笑的不是对方,而是他自己。



    “你没想到他还活着?”



    “活不活着,某都会去做。”陈宜中摇摇头。



    “若说此事某并非针对留相,你可能不会信,但是当初设计之时,某心下的确是作此想的。”对于陈宜中的话,留梦炎一个字都不信,他冷冷地盯着对方的脸,想看看貌似诚恳的嘴里还能说出什么话来。



    “留相进宫之时说与圣人的那番话,某深以为然。”不顾对方眼里的惊诧,陈宜中继续说道:“自从分掌枢府以来,各处军备之废驰,某皆了然于胸,有些留相可能清楚,而有些......某只能四个字来形容,触目惊心。”



    留梦炎没有说话,他管着财政,每一文军费都要从他手上过,陈宜中说的是什么自然一清二楚,这也是一直以来他极力倡和的原因所在,而对方说这番话是什么意思?事情做下了却将赃栽到他的头上,打得还是为国为民的旗号,真当自己好算计么。



    “某方才说朝堂上最大的事情是什么,留相不答,但心中所想只怕与某是一样的,今日过府,一来是为了陪罪,二来,也是恳请留相看在国势动荡,强敌在伺的份上,不计前嫌,与某同舟共济。”



    留梦炎依旧没有说话,脸上却是阴晴不定,陈宜中感到威胁了!这是他的直觉,这份威胁肯定不是来自于自己,且不说自己身为右相位还在他之下,就是年纪也要大上十岁,致仕只会在他之前,那么谁才会威胁到这位四十余岁的文班之首呢?



    最近一直有传言,圣人想要补充执政之位,人选就是那位热衷于财物的侄儿,会是那人么?留梦炎在心里摇摇头,不历州郡无以至台阁,为了补上这道缺,圣人甚至专门为其设立了一个两浙镇抚使司,明眼人都知道,那不过是走走过场有名无实而已,此人也不是的话,留梦炎猛然一惊,他突然想到了。



    年不过三十,已经身居四品,万里赴敌、冒死归来、圣人亲迎、满城欢呼......再加上妻儿俱亡,这是满分还要加同情分,一步登天的节奏啊。到了现在任是谁都明白,此子的入阁拜相只是个时间问题了,而如果元人一旦真的开战,以此人的能力,只要再打几个胜仗,这个速度还要加快,极有可能刷新本朝宰执年龄的新记录。



    “不是他。”陈宜中仿佛看穿了他的心事,摇了摇头继续说道:“此子声势之大,昨日里某是亲眼所见,只是过犹不及,需要担心的不光是你我,就是圣人过后也会想明白。”



    留梦炎默然无语,他是旁观者,反而看得不如当局者清,再一次证明了这个整整小自己十岁的人位居自己之上,不完全是因为他的狠辣和决断,余下的不用陈宜中提醒他也明白了,不是此子,但又同此子有关,自然只能是那位若即若离,却又影响极大的叶少保了。



    “与权,你听到了什么,一并说出来吧。”直到现在,留梦炎才有了与他谈一谈的心思,言语间也客气了几分。



    “汉辅,不瞒你说,某是彻夜未眠。”陈宜中放松了下来,竟然对同方一样直呼他的字,以小呼大,这其实是有些无礼的,可是留梦炎知道对方这是在提醒自己,谁的位子更高一些,当然也有些籍故亲近的意思,他只能当没听懂。



    “他的娘子昨日自尽了,太医在他家中守了一夜,仍然没有消息透出来,只怕是凶多吉少。”陈宜中的话题让留梦炎有些无语,这件事他也知道,可是丧妻而已,又不用守制,叶府若是有心再嫁一个过来也不是什么大事,谁叫人家女儿多呢?



    “若是要达成你我心中所想,此子便不能出现在朝堂之上。”



    陈宜中不再兜圈子,直接了当地将事情揭开来,而这一点恰恰与留梦炎的猜想不谋而合,事情发展到现在,怎么做已经由不得他们了,元人逼迫甚急,不管是真想动兵还是威胁恫吓,朝廷都必须要做出让步,首先就要有个姿态,如何对待此子就是其中之一。



    “可是昨日的情形你也说了,拿什么去阻止他?”不知不觉间,留梦炎已经同他站在了一起,陈宜中不为人所知地撇了撇嘴,抬起头时,脸上换成了诚恳之色。



    “自辩。”



    听到对方轻声吐出来的两个字,留梦炎不由得为他的狠辣吸了一口气,这一招直中要害,此子怎么说都是错,因为他们二人一旦联手,就能控制言官。原本的消息是整个使团除了先期遣返的,全都遇难了,可是你却偏偏一个人跑了回来,拿什么证明其中没有隐情?甚至于还能加上一顶通敌的帽子,这可真是太狠了。



    临安城里同他们二人一样难以入眠的人还有许多,可是位于禁中的慈元殿却不在此列。太皇太后谢氏年岁已高,就算心理上熬得起,生理上也坐不住了,因此她反而要比平日里睡得还要早些,等到了早上,尽管整个大内都禁了鸡鸣,仍然挡不住早早醒来,而这一醒就再也睡不着了。



    “太医可有回报。”梳洗的时候,谢氏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放在她面前的是一面金色底座的双面玻璃镜,就是那个目前生死不知的小女孩送进宫里来的,至于更拉风的等身高落地镜,则被她收入了库中,无他太过奢侈了,她害怕宫中有样学样,就会难以管束。



    不出意料,人到中年的贴身女官在她身后摇了摇头,这个动作被清晰地展示在镜子里,谢氏明知道会是这个答案,可就是忍不住想要问一句,因为如果有好消息,根本不用她开口,就会有人抢着来报,她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什么。



    人一旦老了就会懒于装饰,身为最高统治者的谢氏也不例外,简单地梳了个流云髻,连钗子都没插上几根,谢氏就摆摆手制止了女官的动作。几十年下来,这样的早晨她已经习惯了,就算最美丽的时候,也难有人看上一眼,赞上一句,年纪不大的时候还有些好强的心思,现在已经贵为一国之首,反而淡了那些心思,高处不胜寒哪。



    “今日命她们去太后殿里请安,我这里就不必来了,官家也是,嘱咐他们一句,课业不得荒废,每日都要拿与我看。”



    女官毫不惊异地应声而去,这个时辰,后妃们应该等在殿外了,圣人今天有心事不想见人,她昨夜就有心理准备,让人挂心的还不只是方才所提的一件,最近发生的那些,几乎每件事都不太顺,难怪让人忧心不已。



    “有谁不肯走?”女官很快就返回内室,让谢氏奇怪的是,她的表情不同寻常,似乎欲言又止。



    “是大郎,他说有要事非要面见圣人。”女官吞吞吐吐地说道,她是谢氏从娘家带回宫的,在这里从不到十岁长到现在,习惯上还是称谢家人的族称,谢氏也从来不以为忤。



    看她的模样,谢氏就明白了她在担心什么,自家这个侄儿进宫来基本上不会有什么好事,这一回来得如此之早,只怕是又有什么麻烦要自己帮着去擦,谢氏无语地叹了口气,两人的眼神中都有些无奈。



    “皇城司的奏报几时会送来?”既然不会是好事,谢氏也就乐得让他多等等,转念间她想起来,如果城中有什么事,这些探子应该会报上来,先看一看有个心理准备也好。



    “昨日的一早就送来了,奴想着一会儿便拿过来的。”女官看了看圣人的脸色,那些报告其实她已经看过了,正因为如此,她才知道谢堂过来是为了什么,心里有些忐忑不安,然而这一切又怎么可能瞒得过谢氏的眼睛。



    “说吧,出了什么事。”谢氏尽量让自己的口吻平静一些,女官还是小心翼翼地上前,在她耳边轻声说了一番话,紧接着她的脸色就变了。



    “这厮如此大胆!”



    “呯!”得一声,一个官窑青瓷花瓶就变成了一堆碎片,饶是谢氏有所准备,依然被女官所说的话惊到了,她的脸色铁青一片,手脚也微微有些颤抖,女官赶紧上前为她抚着后背,以防气急攻心生出个什么好歹来。



    “叫那个杀才进来。”谢氏气了一会儿,稍稍平静之后,吩咐了一句,事情已然做下了,她倒想听听谢堂会怎么说。



    谢堂的脸上有些慌乱,却不是害怕,而是担心姑姑的身体,当时的确是一时冲动,不过做也做了,又加上突如其来的好消息,他倒也没有多后悔。



    “说吧,这一回是什么理由。”走入大殿的谢氏已经恢复了平静,至少从谢堂的眼中看不出多生气,不过他还是恭恭敬敬地执了一礼,做出一个正式奏对的架式。



    “臣谢堂启奏圣人,昨日,臣的属下来报,言及有人私通城中奸细,为恐其人走脱,故臣集结人手出城予以捉拿,行至钱塘驿方知他们是元人的使者。臣晓之以理,命他们交出奸细,怎奈元人嚣张之极,竟欲冲阵而出,臣不得已,唯有先行羁押,经连夜突审,得到口供数份,其对所犯罪行皆供认不讳,滋事体大,臣不敢擅专,故从速入宫来报与圣人。”



    还算是想得周全,谢氏听完他一席话,出人意料地没有发火,事情她已经得知了,火也发过了,看着侄儿一本正经的样子,心里反而莫名地有些安慰,性子是顽劣了些,心思更是粗漏,可是这份忠诚,是任何人也比不了的。



    “你倒是好算计!”谢氏将脸一扳,冷冷地说道:“三木之下,有何不可得,可是元人会同你讲这些吗?他们只会知道,我们公然抓了他们的使者,还动了刑,谢堂,你预备拿这些纸去说服元人,让他们不动刀兵,老身便服了你。”



    “臣知罪。”谢堂一揖到地,面上却没有任何谢罪的意思,“臣是有错,可是圣人不要忘了,他们公然抓捕咱们的使者在先。”



    “你......”这下谢氏是真生气了,她可以容忍谢堂编个理由来搪塞过去,却不能让他将这个意思说出来,更不能放到朝堂上去,原本还指望将他补入执政当中,可是这样的性子,怎么同那些老狐狸去斗?谢氏突然之间有种心灰意冷的感觉,这种感觉甚至超过了元人使者被捉的惊骇。



    “圣人若是不准,臣这就将他们放了。”谢堂倒也干脆,反正那小子活着回来了,少杀几个小喽啰什么打紧的。



    “胡闹!”谢氏被他气得笑了,有些无奈地说道:“你将人转到大理寺,一应卷宗都交过去,再也不要插手,有人问起就说是手下擅自而为,明白么?”



    气归气,屁股还是要擦的,看着谢堂犹自不解地走出去,她是真的心累了,国事如此,家事也是如此,从上到下就没有一个省心的,怎不叫她灰心。



    “圣人!”还没回过神来,贴身女官就一脸惊喜地跑了进来,她回过头去,任其在耳边说了一番话,谢氏一听完就不由得张大了嘴。



    “真的?”她早就做好了接受最坏的结果,没想到突然会是这样,一时间竟然有些不敢相信。



    “太医再三确诊无误,人已经醒了,神志清楚,身体有些虚弱,但是基本上无恙。奇怪的是,体内毫无异常,那些被她吞下去的金子,竟然不翼而飞,就连老太医也是不明所以,因此耽误了一些时辰,方才报上来。”



    “阿弥陀佛。”



    谢氏是真心为他们高兴,说来也怪,这么多烦心的事里头,偏偏这对小夫妻一而再、再而三地给她带来惊喜,每每在她灰心之余送上好消息,这难道便是传说中的“贵人”?谢氏不由得双手合什,感谢上苍的保佑。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