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

名门闺杀_ 第六百三十九章 顺藤摸瓜-笔趣阁

时间:2021-01-13 12:36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面北眉南小说名门闺杀 第六百三十九章 顺藤摸瓜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王璟听了塔穆的话第一反应是愣住了,他瞪着塔穆半响才明白塔穆话里的意思,竟然是怀疑他与继母薛氏有首尾。

    王璟性子正直憨厚,哪里听过这样的恶意言语,顿时脸色通红:“你——你胡言乱语!我母亲是你嫡亲的姨母,你怎么能平白无故往她身上泼脏水!你,你可知女子的名节是不能被人玷污的。”

    王璟有些无法置信这世上竟然会有对自己的血亲长辈这般诋毁污蔑之人,这在他看来是不可思议的。

    塔穆轻笑道:“你看看你,我不过随意猜测了这么一句你就急红了脸,还为人家的名节操起了闲心。她又不是你亲娘,你这么紧张她,若说你与她之间没有龌龊我还真不信了!”

    塔穆斜睨着王璟:“你说……我若是将这件事情嚷嚷出去,闹得人尽皆知的话你那继母会不会因为受不了那些流言蜚语而悬梁自尽?”

    王璟气得发抖,紧抿了唇看着他。

    塔穆施施然走到王璟面前,两人身高差不了太多,几乎可以平视,他那含着十足恶意的声音在王璟耳边响起:“谁让你要多管闲事惹我不快,这次是给你一个教训,教教你什么任能惹什么人不能……呃……”

    只是他的这句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卡在了喉咙里再也发不出声来。

    王璟用右手紧紧卡住了塔穆的脖子,塔穆不停的挣扎扑腾却怎么也挣不开王璟的手,最后因为憋气而热血上头,脸色通红。

    王璟看着他这憋屈的模样。原本气极的心情反而平静了下来。

    他朝着塔穆呲牙一笑,将左手上原本提着的那只恶猫合着被子摔倒地上狠狠踩了一脚,让那畜生再也动弹不了,然后才扯下了床头的绣花枕巾。单手团了团狠狠地塞进塔穆那正张嘴吸气的嘴里,把他的嗓子眼也给堵住了。

    之后又把塔穆的腰带扯了下来,将他双手反剪着绑在了背后。他这一套动作做下来如人家写诗作画的行云流水。轻松自然。

    最后王璟长腿一伸将人绊得跪倒在地,也不知他做了什么手脚,让塔穆想站也站不起来,只能跪在地上双目赤红的仰头瞪着他。

    王璟这时候心情已经很好了,他弹了弹衣袖学着塔穆的模样恶意地一笑:“少爷是说不过你,所以少爷懒得跟你费口舌。少爷家妹子说了,对于岸上的敌人要拖到水里打。水里的敌人则赶到岸上耗,以己之长攻敌之短才能立于不败之地。所以对于少爷说不过的人,少爷学会了直接动手修理了,再去找说的过的人来善后!”

    塔穆已经被气得差点要背过气去了。

    王璟得意洋洋的显摆完,扬眉吐气。

    他一把将塔穆提了起来:“你这人心术不正。心肠贼坏,少爷带你去见见少爷的妹夫,到时候你就会发现本少爷其实是个很温柔好欺负的人了。至于你刚刚的那些污蔑之言,你可以试着到时候再说!”

    王璟抓着塔穆到庄亲王府的时候,三娘和宣韶刚吃完了饭,正抱着宣小一在园子里散步。

    宣小一趁着抱着他的宣韶不备偷偷去扯院子里的那一丛月季花,被花茎上的刺给扎了手,宣小一愣了愣后“哇——”地哭了。

    三娘忙让宣韶将他抱到檐廊下对着灯查看他的手,宣韶低头看了看对三娘道:“没事。刺没扎进去。”

    宣小一泪眼汪汪地将手伸到三娘面前,三娘有些心疼,帮他吹了吹,许已经是不疼了,孩子便又咧嘴笑了,还去摸她娘的脸。

    三娘好气又好笑。教训他道:“上次交代了你不要去碰那花儿,你非顽皮!这下挨了疼长了教训,记下了也好!”

    外院的婆子便是这个时候跑了过来禀报说王家的舅爷过来了,在外院。

    王璟因是三娘至亲,平日里过来了都会进内院,这次却在外院等着没有进来,,三娘与宣韶便猜到了可能是王家有什么事情。

    三娘将宣小一交给奶娘,让她先把孩子抱回去,然后与宣韶两人一起赶去了前院。

    到了外院的文轩阁,三娘看到厅里跪着的那个被绑着的美貌少年的时候愣了愣,随后又仔细的打量了他的容貌,心中已经有了些底。

    王璟往三娘身后看了看:“我外甥呢?”

    “因不知你过来有什么事,便让乳娘抱回去了。”三娘对地上那少年投过来的凶恶眼神视若无物,笑着对王璟道。

    “我就说知道他舅舅来了怎么不出来,原来是被你给打发回去了。”王璟咧嘴笑道。

    三娘笑着摇了摇头。

    宣韶看了地上的少年一眼,朝挑了挑眉:“薛梅心的儿子?”

    王璟想起来今日过来的事情,点了点头,朝塔穆努了努嘴:“这小子把如玉姨妈给害了,今日又想出手害母亲和七妹,被我给揭穿了便口出秽语,更是扬言要造谣坏了母亲的名节。我说不过他,又怕他犯浑,便索性绑了拉你们这里来了。王府里侍卫多,不怕他出什么幺蛾子。”

    王璟三言两语将塔穆所行之事说了一遍,三娘听了不由得皱眉。

    薛如玉的事情他听薛氏派来的人说了,当时还觉得薛如玉得了这下场有些凄惨,不想却是人为的。

    “薛如玉与他有何纠葛?”三娘不解地问道。

    王璟摇头,指了指头:“不知道,不过我觉得这小子这儿有问题,跟疯了似的喜欢逮谁咬谁。母亲和七娘肯定惹不到他吧?他也能下手。我是不敢再将他留在猫儿眼胡同那边了。”

    三娘示意王璟把塔穆口中塞的枕巾给拔出来。

    因为王璟之前塞的有些紧,这一拔差点把他的牙给拔松了。

    “恶——”塔穆的嗓子眼受到刺激,干呕不止。

    三娘没想到今日王璟这么暴力,料想是这小子之前肯定将王璟给得罪狠了的,不然王璟其实是个性子很温和的人,不会这般无故恶意整人。

    等塔穆好受些了,王璟问道:“你为何要对付薛姨妈还有我母亲和小七妹?”

    塔穆凶狠地瞪了他一会儿,将头撇到了一边。

    三娘却是觉得这孩子挺识时务,没有在这时候还张牙舞爪与王璟逞口舌之快。

    “有人指使你?”王璟皱眉继续问,塔穆依旧是不理。

    宣韶却是突然出声道:“哈巴尔的死是不是与你有关?”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

    王璟不可置信地看着塔穆,结结巴巴地道:“不,不会吧?那是你亲爹吧?”

    三娘也有些错愕地看了宣韶一眼,又看向塔穆。塔穆却是眼神一闪,微微低头。

    竟是真的?

    “哈巴尔是被人用尖细利器刺穿了脖子而亡,动手之人手段虽然粗暴手法却生疏,他动手的时候极有可能把自己的手也伤了。”宣韶看了塔穆藏被反绑在身后的手一眼。

    这是从下面报上来的简报上得知的,只是没有人怀疑是他儿子动的手,塔穆虽然身量不矮,却是长相极为秀美,容易给人弱不经风的错觉。宣韶也是听了王璟刚刚的话才突然想到了这个可能。

    王璟连忙走过去查看塔穆的手,见他捏紧了拳头便一把狠掐他的脉门,让他不得不张开了拳头,王璟却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右手真的有被尖利器物刺伤的伤口。”

    当时大家见塔穆身上和手上有血迹以为是他沾染上的,没有多想。

    “你这个畜生!你——”王璟指着塔穆想要骂,却有些词穷。

    三娘沉吟了片刻,缓声道:“你的父亲因为受人指使要利用你们母子达成目的,你为了救你母亲才会杀了他。至于薛如玉,她也与那背后设计之人有牵连所以你要对付她,是这样吗?”

    塔穆抿了抿唇,突然冷笑道:“谁管她去死!别人说什么她都信,连薛如玉那种蠢货都能骗的了她。我若是不动手,迟早会被他们牵连到丢了性命。我即便不在乎这条小命,也不代表我愿意被人利用死得那么窝囊!”

    王璟目瞪口呆:“可是,那哈巴尔是你父亲!呃,是……你父亲吧?”

    塔穆眼中的狠厉一闪而逝,让他的脸色有些狰狞:“那畜生,他也配?”

    众人互视一眼,皆是无言,猜到这当中可能还有什么他们不知道的内情,不然一个好端端的孩子也不可能被扭曲至此。

    “你见过那指使你父亲上京之人?”宣韶比较感兴趣的是这个。

    “知道。”塔穆斩钉截铁,回答得毫不拖泥带水,他看了三人一眼,最后将目光投向宣韶:“我可以告诉你我所知道的,但是你们得放了我和我娘”

    王璟嗤笑:“现在还有胆跟我们谈条件?你不是不怕死吗?不是不在乎你娘的性命吗?”

    “她总说是为了我才苟活的,其实她就是怕死又自私得不想承认!可是她都开口向我讨债了,我也不能死赖着不还吧?”塔穆的语气有些讽刺,却带着超出他年纪的苍凉。

    *****************

    谢谢拖把婉儿亲的扇子和香囊~

    谢谢enigmayanxi,蒂努薇尔,13522712047,靈猫猫,貓打滾,紫漾等亲们的打赏~

    谢谢月初给某粉红票的亲们~^^

    派宣小一小朋友献吻一枚~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